茄子视频app污安装下

> 家有悍妻怎么破

小瑜都不理解,问道:“我记得当初相看的时候伯母也去了盛京,怎么她当时就没看出不妥当来?”

清舒摇着头说道:“干娘说是掌掌眼,但实则是去看望二哥的,鸿昀的婚事她并没插手。而且这姑娘没嫁过来之前,哪怕仔细打探都未必知道真正的品性,更不要只是通过媒人的了解。”

听到这话小瑜笑着道:“这么一说,我都不敢给郁欢做媒了。”

清舒一听这话忙问道:“又寻到合适的人选了?”

她也为这事着急,自己也在留意。

小瑜就是为这事而来,她说道:“我之前不是拜托了我嫂子帮我留意吗?她与我哥说了这件事,我哥与我提了一个人。”

能让英国公世子爷提的,肯定是身边亲近之人。

如清舒所预料的那般,封翔提的人选是心腹下属的弟弟。小瑜说道:“我哥在盛京时候有个下属姓岑,他有个弟弟叫岑昶在桐城任职,今年桐城大战立了功晋升为六品的百户。”

封翔之前在盛京带兵的,去年才调回京城。

清舒颔首,说道:“兄弟两个都很有出息。”

小瑜点头道:“是啊,都很上进。当初岑昶要参军时,岑千户想让他进自己所在的军营,但岑昶不愿意自己跑去桐城了。”

夜景街灯下的徘徊女

从这里就可以看出,岑昶是个有主见的。

清舒很有兴趣地问道:“多大年岁了?”

小瑜详细问过封翔才过来与清舒说道:“十六岁参军,今年二十二岁。我哥说样貌端正,长得高大威猛。”

在军中博前程的人高大威猛在意料之中,清舒问道:“家里的情况怎么样呢?”

小瑜笑着说道:“他们老家在溪县父亲是做药材生意的,家境富裕。我听我哥说,岑家父母很恩爱性子也开明。岑千户的妻子是猎户的女儿,她父母也不嫌家世低微当亲闺女一般待。”

也是听到岑家家风好,她觉得清舒可能会喜欢所以就特意来告知。

清舒听了这话确实满意,她继续说道:“这岑昶的性子如何?”

“我哥说他在军中人缘很好,能与众人打成一片。清舒,我哥能提肯定是不差的,若觉得不错我派人去仔细打探下。”

清舒最想给郁欢找个父母慈爱家风正的人家了,哪怕家世差点也没关系。嫁人可不仅仅是小两口过日子,若是夫家的人不好也会增添很多麻烦。像青鸾,有她跟景烯撑腰也为夫家的事不胜其扰。再者郁欢是孤儿而加上早年的经历,若是夫家和睦温馨她也能很快融入进去的。

清舒说道:“既是哥提的那肯定是个好的。先将郁欢的条件告诉他,若是他不反对可以见一面。”

“不先派人去查下对方的底细吗?”

清舒笑着说道:“等见了面郁欢觉得好再去查不迟。不然这边查完了,两人没看对眼就太浪费时间跟精力。”

“万一郁欢觉得好,又查出他有什么不妥当怎么办?”

清舒想也不想就说道:“还能怎么办,弃了呗!不过是见一两面,难道还能非卿不嫁。”

郁欢是非常清醒的人,若她说不好肯定不会要的。

小瑜觉得这样有点冒险:“万一就非卿不嫁了。”

清舒笑了:“要真是见几面非卿不嫁,那也是两人的缘分。”

一见钟情,对郁欢来说那是不可能的事。

“怎么说得那般轻松啊?”

清舒当然轻松了,说道:“郁欢又不是以夫为天的人?婚后要过得不好和离就是。反正她有自己的事业,和离以后一样能过得很好。”

有底气,运气不好遇人不淑也不怕。

小瑜蹙着眉头说道:“女子都是感情用事的人,万一不好……”

清舒摆摆手说道:“哪那么多的万一。郁欢是我一手教导出来的她的性子我很清楚,不是会委曲自己的人。”

她越是这样瑜越有压力了。郁欢万一以后过得不好,她也不能心安呢!想到这里,她就决定回去再好好问问封翔。

清舒一眼就看出她的想法,说道:“养儿一百岁长忧九十九。可只要我们将孩子教导好了,其实不用担心那么多的。”

像郁欢虽然年岁不大但早就能独挡一面的。她现在担心的不是郁欢婚后会不会受委屈,而是担心没人能入她的眼。

“话是这般说,但自个的孩子哪能不担心呢!”

清舒笑着说道:“担心什么?沐晨都考上禀生了,沐晏也是个心有成算的孩子,也就沐昆需要操心了。”

小瑜说道:“他们也大了,过两三年就得开始给他们相看了。这要说到像田氏的儿媳妇我还要不要活了。”

清舒扶额。听到或者看到不好的事总能往自个身上套,她也是服了。

小瑜推了下清舒道:“我跟说真的,将窈窈定给我家沐晏吧!沐晏是看着长大的,他保准会对窈窈一百个好的。”

至于她,毋庸置疑肯定将窈窈当亲闺女一样疼了。

清舒打了个哈洽,一脸困意地说道:“我熬不住要去睡了,要不要也在这儿睡会。”

小瑜知道她是避开话题,笑着道:“不了,我得去福运楼买酱肘子。前些天沐昆就念叨着要吃酱肘子,昨日考评得了个优我答应给他买。”

清舒点点头道:“沐晨最近怎么样?”

“现在在他老师那儿,年后回学堂念书。”

“不去考白檀书院吗?”

小瑜摇头说道:“他老师的意思沐晨年岁还小回学堂更好,等将来中了举人以后再去白檀书院念书。”

顿了下,她又道:“关振起也觉得这样稳妥,既他们都觉得这样好我也就同意了。”

哪怕在嫌弃关振起,小瑜也知道他不会害沐晨的。

清舒点点头问道:“这样好,有事商量着来。”

叹了一口气,小瑜说道:“沐昆还是不愿见他,我劝了许多回都没用。这孩子脾气也不知道像着谁那么倔的。”

清舒说道:“孩子大了有自己的想法,尽力引导就好。若是沐昆实在不接受关振起也随他,不要勉强。”

小瑜点头说道:“卫方也说顺其自然,不要勉强孩子。”

Tagged